嘻嘻哈哈的阳光Cloris

Love, enjoy and live my life.

© 嘻嘻哈哈的阳光Cloris | Powered by LOFTER

选择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

考完了一场试,很没底,但是竟然习惯了这种没底的感觉。很伤心,但是没有资格说伤心,因为我辜负了自己,也辜负了家人和朋友的期待。每次考完一次试,都会想很多东西,发现很多时候自己总是那么自大和狂傲,这个人不知道哪里获得这么盲目过分的自信。身边的朋友有用小钢炮来形容我的,觉得我总是不嫌累,不嫌折腾。可是,对自己的盲目自信和现实中对自己能力的反馈,一盆盆的冷水让我认识这一切不是偶然,这一切实际上是一种必然,一种潜移默化的堕落,一种不知不觉地屈服现实。我讨厌我有时候的不求上进,我讨厌我有时候的过度放纵,讨厌自己总是用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说服自己和为自己找托辞,可是,有时候,我却不知不觉中,成为了那个讨厌的自己。

其实,一直很羡慕外国的那种work hard, play hard的生活。上大学后,见到的人越来越多了,身边的圈子也越来越大,​发现自己真的是很侥幸地落入到了这样一个氛围当中,今年去了一趟美国的初中同学,在微博中写了一句这样的话:因为羡慕,所以努力。是的,真的很羡慕一些人,那些先天很聪明后天很努力的人,他们真的是那批天之骄子。有时候,真的不敢相信有这样一批人存在,在不断地发展和交往中,越来越发现自己的局限性和别人的优越性。优秀的人实在太多,而且,他们是以一种你从来都没有意识到的优秀形式存在在你的身边。

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句话,优秀的人不可怕,有钱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家庭环境好,但同时也很努力的人,世界必定是他们的。关于这一点的感受,在上大学之后,感受尤其深刻,尤其是参加了学校一个高端的国际交流社团之后,这样的感受更是以特别强大的形式占据了我的内心。

我看到了斯坦福的同龄人,举手投足间极度自然流利的国际交流方式和心系天下抱负的雄心壮志;我看到美国大学生思考问题的目光,并不仅仅局限于美国本身,还看到了世界,看到了其他国家;我看到那些把中文说得尤其流畅的外国人,用中文交流并没有任何障碍,可怜我们的英语,学了十几年还是这个熊样子;我看到了在国外读本科的中国学生,他们真的是很幸运的一批,而且是很有实力的一批人,幸运和有实力是因为他们能够以自己的力量进入了世界最顶尖的众多学府学习,所见识到的是国内同龄人无法媲美的,另一层面的幸运,则是毕竟他们诞生在一个能够提供这样优良环境给他们的家庭,让他们得以全心全意去冲,全心全意去找到更好的自己。

我身边有人能把商赛玩得很好,也能拉一手好的小提琴;我身边有人能把数据跑得很好,也能跳一支很好的独舞;我身边有人,很努力很有目标很奋进,家庭环境有实力有财力并且也愿意给他提供这样的条件让他走向更远更广阔的舞台继续发展;我身边也有人,虽然学习并不擅长,但是通过对股市的分析,目前已经做到”自养“境界,这种程度其实与家庭环境的培训有很大的联系;有些人,能把社团玩得很出色,以后也有很坚定的目标,虽然在学习上他是个一塌糊涂的人。在大学的大课堂里,除了见识人之外,我收获最大的是,知道了每个人成功的定义公式很不一样,而且这个公式本来就应该是不一样的,毕竟以前的我们可能过多被外界所同质化了,而我们所谓的对于成功的定义,也是那么的单一和匮乏:进个好学校,找个好工作。想起了高中老师还补充的几句话,娶个好老婆,生个好儿子,让儿子进个好学校,找个好工作·····于是,就这样一代一代地走进了类似的循环当中。

虽然说,每个人成功的定义很不一样,但是,不可否认,有些人看起来,无论成功的定义公式怎么变化,他总是成功的那位。认识一个成都姑娘,高三已经考托,显示出极为好的国际英语交流能力,高考后上了全国数一的大学,在最好的学院里读书,通过自己努力又成为了最好的学生,大二开始作为学校代表参加专业全国比赛,大三开始去了美国极好的学校交换,后来又赢得了世界性比赛中国赛区的第一名,并且后来在华盛顿进行了世界型的比赛。说到这里,可能觉得这个姑娘就是一个学霸而已,其实她更多的是一个学神,她可以跟外国人相处得很好,每天坚持体育锻炼,还有一个很恩爱的男朋友,完完全全的人生赢家。为什么会如此成功和优秀,因为她把优秀当成了一种习惯。这种优势从哪里来,这些是她的家庭所赋予给她的,高中时期已经有考托的行动,而这种举动在我们一般人看来,一般是留在大二、大三这种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是绝对想不到考托福的重要性的。

我的家庭普通不能再普通,简单不能再简单。​但是,发现自己有时候真的挺不着急以后的,有时候得过且过,其实更多的时候就是被任务拖着走,自己的想法和思考空间比较欠缺,没有特别明确的想法。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在挥霍,挥霍家人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挥霍老师朋友对我的信任,挥霍是因为自己还没有真正安下心,挥霍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完全想好,什么都去碰一点,但是最后,什么都做不好。有时候很想成为exceptionial的那种人,但是发现自己怎么都没有努力起来,不是自己不努力,而是别人比我更努力,有时候在想,自己为什么那么的不争气。

深知自己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没有别人的背景,也没有别人优厚的条件,没有别人的财力,也没有别人的权力,先天性比别人差了一大截,颜值也拼不过,连内在素质和修养也比不过。有些人优秀得过分,总是生长在巨多的镁光灯之下,从内而外散发出一种难以令人模仿的品质。

可能今天写的这些东西让我自己看起来显示得很紧张,很自卑。但是遇到这样一群优秀的人,我却觉得很幸运,虽然我的起点比别人低,虽然我的想法没有比别人远,但是,还是多亏有这样一群人为我敞开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大门,让我知道我以后应该追求怎样的生活,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不追求以后有多丰厚的财富或者权力,但是,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跟别人一样有故事的人,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值得向别人分享的倾听的故事,毕竟在以前的二十年时间里,我们都生活得太同质了​。认识一个大二的美国学生,在18岁上大学之前,曾经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当了一年中文歌手,当时还上了浙江卫视,这股勇气,至少在当时我是想都不敢想的;认识一个姐姐,去了北欧,去那里的大农场,进行以工换宿的活动,在农场上,干了一个月的欧洲农作;伯克利有个团队叫calculation,是我很欣赏的一支乐队,组建乐队并不是他们的职业,更欣赏的是,他们是因为兴趣而选择在一起干一件这样的事,而且这种兴趣达到了痴狂程度和专业水平;还认识一个牛津毕业的学生,是一个ABC,但是选择了回到中国云南,在中国农村的教育事业奉献,当我看到他在朋友圈里自己写道:“今天毕业了,我很感谢我的父母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栽培,虽然我知道我以后为他们做的不多,但是我依然很感谢他们,也感谢他们谅解我,让我去追梦。”

这些都是形形色色的人和故事。​我突然发现自己小时候学什么都是半桶水,对于某个领域,无论是围棋还是乐器,刚刚跨进去门,最后又把脚缩了回来,没有坚持下来这些兴趣和爱好,真的是个很遗憾的事情。于是上大学后,我学各种各样的东西,我开始学网球,开始学旱冰,开始学小提琴,我还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加丰富一些,丰满一些,让我的故事也值得被倾听和被倾诉。

嗯,就这样,虽然很平凡,很普通,但是我可以去选择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

It is not your ability that defines you. It is your choice that defines you.​


2015年4月于静心的下午

北京 · 昌平​

评论
热度 ( 14 )